如何拥有终身超强记忆力
如何拥有终身超强记忆力
童德嘿嘿一笑,道:“我事先都调查过,他们不可能认识某个武者,会帮他们这般去做,除非侥幸遇见。否则的话,咱们就真个把白逵给告了,那宁水郡陈大人手下几个狱官我都识得,使些钱财,就算后来找不到证据。没法子定这白逵毁约之罪,也能让他好受。”不等张召接话,童德又道:“而这之前,说不得那秦动也会在这事上栽一个大跟斗,当然这要看秦动为人如何,会不会为了义气,去帮助这白逵,冒险去那荒兽领地碰运气,猎杀铁虎,要知道铁虎对于战力绝佳的武者算不得什么,若是侥幸在猎杀中,捡了某位武者的便宜,得了铁虎骨的尸首,也算是运气。”
  • 缔妒品牌总经理杨棋雯:以粉红丝带公益为核心 做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品牌

    齐天,清河郡人,烈武门子弟,将来会进烈武总门,入烈武营。力道四百七十钧,身法迅级高阶,十四岁年纪,擅使拳。

  • 深圳天竹内衣十周年庆典暨2018秋冬订货会邀请函

    苍虎盟第三重格局,校场旁的大堂,灯火通明,这座厅堂,比起第一重接待外人的苍虎盟正堂还要大那么一些。只不过铁门之上没有任何匾额,因此之前谢青云也看不出这座在校场之外的厅堂到底是做什么用的。此时的厅堂之内,十二名长老分列两旁,正中背北面南的主位之上,坐着一尊壮汉,个头不高。却一身筋肉虬扎,面上一条刀疤,显得甚是狰狞。厅堂之上,跪着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,满目怒容。却是浑身无力,只能跪坐在那里。在他的旁边,则是一位壮年跪坐,骨骼宽大,面无表情,也是一语不发,同样能看得出来他也是浑身没有气力。两旁的十二位长老,有些面露不忍,有些则低着头幸灾乐祸。盟主葵刀则站在堂中,也就是那壮年的身旁,脸上看不出情绪,就那般看着堂上原本是他的座位之上的那位壮汉。那壮汉冷笑着扫视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,这才说道:“我大哥外出做大事,我再此也要帮他的忙,你们这些人,当时苍虎盟本事最强的人了,我只需要一个人的元轮,方才一轮表决,大部分人都支持我取这罗云的元轮,不过我有些不信,他虽是是你们口中的天才,但元轮却未必是最好的,你们让我取了他的元轮,未必就是对我安了什么好心。我那大哥的孙子东门不.坏,元轮损毁,只有一次希望改换他人元轮,若是失败,结果是什么也不用我来说。对我来说,与其取这罗云一人的元轮,倒不如把你们的都取了,让那鬼医帮忙瞧瞧,看那个最好,岂非最为稳妥?”话音才落,就有一位长老出列拱手道:“东门不.能大人,我等元轮皆不如这罗云,我等修为到死也就如此了,这罗云能被灭兽营看中,三年之内就成长为二变武师,其潜力天赋无以伦比,我等确是诚心将他献给东门大人您……”他话还未说完,就见罗云转头狠狠瞪着他道:“二长老,想不到你也这般,我以为你只是虚与委蛇,假意随了这大奸大恶之徒!”他这一声质问,虽然有气无力,但那眼神和语气,却着实让那二长老尴尬不已,愣了好一会,才换上笑脸道:“罗云,你夫子受我苍虎盟恩惠,如今只要你肯牺牲,我苍虎盟也就有救了,一人换一盟,你不是常说苍虎盟待你恩重如山么?”他这话刚说完,又一位长老踏步出列,道:“是啊,罗云,你元轮没了之后,我等自会养你一生,你父亲也依然是我苍虎盟的长老。”话才说完,却听堂上的东门不.能言道:“噢,对了,我想起来了,若是取了这天才罗云的元轮,索性也取了他父亲的元轮好了,两人血脉相承,儿子天才,老子没可能太差。”这一句话,直接让第二个说话的长老闭上了嘴,怔了好一会,才又看着罗云身旁那位壮年,也就是罗云的父亲说道:“罗长老,我知你深明大义,你父子二人为我苍虎盟献出元轮,我苍虎盟必将对你感恩戴德,养你父子一生,有我苍虎盟的,便有你父子的。”罗云的父亲罗大一,之前一直闭目不语,此刻猛然间爆发出一声怒吼,骂道:“放你娘的臭狗屁,六长老,你当初就对我父子最为刻薄,现在还有脸说出这等话来。”那六长老被骂得面红耳赤,一连说了几个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”字,却始终没有办法反驳,却见又一位长老走了出来道:“罗大一,我老三对你们父子可是最好的,比老二还要好。不过今日为了我苍虎盟,你父子还是献出元轮的好。”说过这话,拿眼去瞧掌门葵刀,那葵刀站在堂中理也不理他们。始终不发一言,此时却忽见一位长老走了出来:“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,罗云夫子为我苍虎盟做了多少事,他们就是怕当初只是救下盟主的儿子,被提升为长老,大家会不待见他们,才事事忍让,又多为苍虎盟立下大功,比你们这些尸位素餐的长老不知道呀欧豪上多少,不想你们今日。却为了活命,做出如此不耻之事,我老五不屑与你们并列,说这话,大步走上堂。站在罗云的身旁道:“东门,你若想要元轮,我老五的拿去便是,我的天赋是我们十二长老中最强的,战力也是。”他这一番言行,顿时又激起了另外两人,七长老和九长老也大步走到堂前。那九长老对着那堂上的壮汉道:“东门,还有我,元轮随你,只要放过我苍虎盟。”而七长老也是点头道:“我是一样。”说过这话,又看向十长老道:“十弟,你怎生不过来?”

  • 宁波羚祐渔具有限公司 迪佳渔具

    洞悉一个小孩儿的心思,童德没有什么得意,只是为打消了疑虑而乐,接下来他只需要在依照裴元的计划撺掇一下张召就行了,不过这撺掇要不着痕迹,自然不能着急的直接去说,当下就拉着张召的手道:“还没吃饭吧,去食庄一块吃了,我要那厨子专门给你做几道好菜。”

  • 芭比成人内衣将亮相深圳国际内衣展

    白逵不是蠢人,他方才不想连累秦动,自觉着斗不过张家,才不去提这事的,可见秦动眼神恳切,握着自己的手,还忽然加了点力道。便明白秦动有他自己的想法,并非一时冲动,要和张家硬碰硬的去斗,尽管白逵不知道秦动想法是什么,但对于这个小秦捕快。全镇子的人都十分信任,他白逵自然更是如此,于是这便要开口去说,不妨那张召却嚷道:“有什么好说的,白逵这骗子伤都好了,咱们便去衙门说那雕花虎椅的事情罢了,这挨打的事情。童管家都已经讲明了,这什么捕快,你耳朵聋了么?”

  • 属鼠的人鱼缸摆放吉凶位是什么,属鼠的人最佳购房时间解析!

    “徐逆,这便想不通了么,咱们以暗营为荣,可暗营的统领是谁?”彭杀见徐逆这般,忽然板起脸来说道。

  • 3.15楼市曝光台:新型骗术,是如何将老中青三代人一网打尽的?

    乘舟是他们的弟子。此战赌金又是如此庞大,而且庞放算是这一期弟子中,最强的弓手。和乘舟的潜行术相撞,几位大教习和总教习自然想要看看。这场精彩的斗战。